前一天,保姆拐走主人儿子,警察给了王小琴3份“鉴定文书”复印件,由重庆市公安局物证鉴定核心出具,上面写着:刘金心与周文斌、王小琴“适用于双亲遗传关系”,并通知王小琴第二天会面。他们说了啥子?有没有哭?

2月6日,重庆市公安局渝中区分局,王小琴初次看见失散26年的孩子。

  1

  前一天,警察给了王小琴3份“鉴定文书”复印件,由重庆市公安局物证鉴定核心出具,上面写着:刘金心与周文斌、王小琴“适用于双亲遗传关系”,并通知王小琴第二天会面。

  6日一早,王小琴就去购置一个鸡,文火煨一锅汤,到下午两点,她才出门,会面的时间是三点。

  晚上,王小琴又蒸了两节腊肠,炒了两小菜,这是他们母子26年后吃的第一顿饭。

  他们说了啥子?有没有哭?激动吗,或有些尴尬?刘金心是什么时候喊的第一声娘?会面的前一晚他们有没有失眠……

  我木有亲眼目睹。

  王小琴说,不问了罢?

  非常不错,不问。

  我而且看见王小琴和刘金心,已然是第二天,2月7日,在刘金心的外婆家,在场的还有刘金心的小姨、小姨夫。

  外婆用手帕抹眼泪,刘金心蹲在她的身边。外婆说:“那个人贩子对你还好吧?”

  在场的人,都笑了,每个人都像是揣着一悲伤的笑话。

  王小琴说:“妈,你莫诸如此类说,她养了他二十几年。”娘咬牙切齿的恨,先给孩子的情绪让路。

  王小琴紧握着孩子刘金心的手

  “唔,那个家政……”

  ——也不对。

  “那个养母,对你还好吧?”

  “嗯,她对我比较好的。”所有的关系都错了位,模糊的“她”成了最合适的称呼。

  2

  何某拐走周文斌、王小琴1岁零3个月的孩子,并没有贩卖,而是拐回家当亲生孩子养。

  连续夭折了两幼儿,何某相信,“八字大、命硬,要捡个幼儿来养才养得活、镇得住命。”

  1992年6月3日,四川南充人何某光临重庆,揣着一个假身份证,在渝中区南纪门劳务市场搜搜一份家政业务。10日,她把东主家1岁多的孩子从解放碑周边拐走,拐到南充当本人的孩子养。

  2018年1月、2月,重庆晚报对此事作连续独家报道。

  我曾经常问何某,你就不怕吗?何某的答案从来也没有变过:“不怕。”

  她好似天生胆大,我见到一个她年少时跟一头老虎的合影。她蹲在老虎身边,一只手摸老虎脖子、一只手摸老虎头,笑容灿烂,脸上木有一丝胆怯。“怕啥子?这类老虎都拴了铁链子、拔了牙齿的。”

  她也并不是真是啥子都不怕,情况在因特网上发酵后,她80岁的娘从邻居口中晓得了这件事,给她打来座机。她吓坏了:“妈,木有的事,因特网上的话你莫信,都假的。”

  何某说:“自首,是就是为了赎罪,坐牢也不怕,只想给孩子搜搜亲生父母。”

  目前现在,亲生父母找到了,情况却越加复杂——

标签: 孩子   老虎   他们

头条文章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