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下,黔北务川仡佬族苗族自治县科协主席肖仕明很忙。这个苗族男子一边干着例常的工作,一边和很多有志之士为新建立“务川臭蛙自然保护区”而奔波。而在会下,由务川自治县政府首付财政2万元开始的保护区前期工作已

  眼下,黔北务川仡佬族苗族自治县科协主席肖仕明很忙。这个苗族男子一边干着例常的工作,一边和很多有志之士为新建立“务川臭蛙自然保护区”而奔波。

  务川臭蛙发觉于务川,是我国特有的一个生存有溶洞当中的蛙类,该物种当前世间发觉量仅剩大致60只,身处极度濒危的随时。“大家不能眼睁睁对着务川臭蛙从眼前消失。”肖仕明说。在上月举行的中国科协第11届年会上,他提交的对于保证务川臭蛙的论文引起了与会专业人士的广泛关心;而在会下,由务川自治县政府首付财政2万元开始的保护区前期工作已然开展。

  总数仅约60只被列为极危物种

  务川臭蛙是臭蛙家族中的一个,因其发觉于务川而得名。它是我国特有的一个喀斯特洞穴蛙类,应是40余种臭蛙中唯一生存有洞穴里的品种,世间当前仅在务川仡佬族苗族自治县发觉过,最近才在毗邻的沿河土家族自治县有新发现,总数仅约60只,IUCN(国际自然保护同盟)将其列为极危(CR)物种。

  刘健昕,34岁,仡佬族,务川中学生物组教师。2002年5月1日,在激烈好奇心和对臭蛙生存现状关心的驱使下,刘健昕约上同事申强,前往柏村镇大沟水库溶洞,寻访臭蛙的下落。刘健昕从水塘中抓起3只臭蛙,将它们放到一个玻璃箱内,带回家做研拟。他在箱子里放上假山,用黑布罩住箱子,模拟臭蛙生活环境。但臭蛙太“金贵”了,对水温的要求很高,只能在16℃至18℃互相之间的。养了3个月,进来了酷热的8月,3只臭蛙还是持续死去。故最后,刘健昕将3只臭蛙做成生物标本,以便做进一步研拟。

  专业人士亲临务川研拟臭蛙

  2003年,刘健昕和申强写下《救救务川臭蛙―――务川臭蛙在大沟水库溶洞的现状调查》一文,详细阐述了务川臭蛙的生活习惯、分布现状及生存环境等。该文说:务川自治县柏村镇大沟水库溶洞务川臭蛙即使繁殖群体,但数量极为稀少,正处于灭绝的后期。还有,刘健昕、申强在文中号召:我国在对动植物的保证中,对蛙类还没有适量的保证举措,更没有大熊猫、金丝猴等珍贵动物那样的适量法律法规,这里人们根本没有保证这种濒危物种的观念。因此希望各级组织及时举措,保证这种濒于灭绝的物种。

  这篇2000多字论文的讲一下引起了生物界的关心。先后有中国科学院专业人士刘晔、中科院成都生物研究所两爬研究室副研究员戴强、世界自然基金会石全华女子、湖南师大、河南大学、陕西师大等高校的专家学者到务川,进一步探究臭蛙的各式各样习性。

  发觉新分布点报告自然保护区

  2008年5月和8月,科考队前后两次到务川考察,新发现4个务川臭蛙分布点,外加原有的一个分布点,在务川境内共发觉5个务川臭蛙分布点。每一个分布点上的务川臭蛙数量都非常少(每个分布点有都在10只以内),务川臭蛙正处于绝灭的边缘。其原因主假若由于务川臭蛙生活于16-18℃的恒温溶洞内,食物单一,其繁殖对水环境要求特别高,因而务川臭蛙的适应生存空间很窄。再外加人为任务和人为捕杀,务川臭蛙正处于灭绝的危险中。

  当前务川自治县的务川臭蛙分布区还不属于全部自然保护区,对此中科院成都生物研究所的两栖专业人士谢峰号召:应该新建保护区来保证务川臭蛙物种,不能让珍稀的务川臭蛙在大家这代人手中绝灭。

  本年4月18日,务川仡佬族苗族自治县生物学会宣告建立。这样的学会正收罗收集务川臭蛙的有关文件,用于报告创造自然保护区。根据务川县政府的筹划,务川臭蛙的栖息地将首先是县级自然保护区,之后实行市级、省级自然保护区的报告。

标签: 自治县   分布   自然保护   保证   物种

头条文章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