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姐”的财富江湖

原标题:“房姐”的财富江湖

作者: 郝成

编者按:49岁的神秘女子龚爱爱揭开了神木地区多户口经商置业乱象的一角。而《中国经营报》记者在春节前后几周时间的调查发现,龚爱爱之所以事发,和其疑窦重重的暴富之路以及近两年的民间借贷崩盘紧密相关。在曾创造了无数暴富神话的神木,借助我国户口管理制度的监察缺位,多户口的现象多年来已经司空见惯。我们试图还原龚爱爱的财富来源和多户口办理途径,以镜鉴整个社会的财富流动与隐藏的潜规则。

调查一

银行放贷个人“渔利”

煤矿干股纠纷“绊倒”龚爱爱

拥有4个户口,在京城拥有41套房产,“房姐”龚爱爱这个春节没能和家人一起过,陕西神木当地警方人士透露,龚爱爱被刑拘后正在榆林靖边县接受调查,由于该案已成为最高检察院督办案件,目前更多细节除办案民警外,无人得知。

记者从神木当地官员处证实,2013年春节前,当地曾口头传令,要求各级公务员对自身户口问题进行自查,并责令有多个户口者尽快前往公安户籍部门处理。

另有消息称,龚爱爱的哥哥龚子胜也已接受调查。“农民龚子胜成为信贷员,然后忽然就成为大砭窑煤矿大股东,这背后是什么问题?”原大砭窑煤矿职工高增尚和刘忠彪说,他们曾因发现疑似该矿行贿名单而分别入狱三年。他们怀疑龚子胜正是该矿改制中的“金主”代表,并已就该问题向有关部门举报。

据龚爱爱原同事回忆,龚家的财产激增时段与大砭窑煤矿的改制时间完全一致,而该矿部分负责人与龚家及原神木县领导过从甚密。“龚爱爱的财产是不是她自己的,这要打上一个问号。”知情人称,大砭窑煤矿实属龚家第一桶金。

除大砭窑煤矿外,龚爱爱还在榆林、神木等地持有多个煤矿股份,而导致龚爱爱事件被爆出,则源于当地民间借贷危机开始全面爆发,龚爱爱在试图将一家煤矿的干股转为实股的过程中,引发合作人不满。

信贷员龚爱爱

1964年,在神木县城南约20公里的解家堡乡双卜树村,龚爱爱出生。在此之前,家里已有三男、两女,龚爱爱还有一个弟弟。

如今,四间土窑门面仍未上砖,荒草长满院子。邻居回忆,过去二十多年来,龚家人鲜少回来。“小时候是个乖乖女,十六七岁就住到舅舅薛立刚家,后来她舅舅给办了城市户。”

20世纪80年代,农村户口变为城市户口,要么是当兵复员,要么考上中专大专。只上了高中的龚爱爱能够落户神木县,变为城市户口,邻居分析这与其舅舅薛立刚当时担任县公安局局长有关。

1986年,龚爱爱进入大柳塔信用社工作。在那个年代,只有城市户口,才可以进入好单位,而信用社俨然在好工作之列。

原神木县农村信用社大柳塔分社员工老刘至今记得,22岁的龚爱爱到单位后那股子勤快劲儿。

“好多事情你不说,她也都做得挺好,是个机灵女娃娃。”老刘称龚爱爱在大柳塔期间的表现,注定会有后来的逐级提升,但他没想到这个她后来会成为神木四大富婆之一。

20世纪80年代,龚爱爱结了婚,有了孩子,但依然是一名信贷员,工作地则从陕蒙边境的大柳塔变为神木镇,实现了户口进城之后的工作进城。

“那个时候的信贷员没啥权利,也没多少业务,开始一个月刚挣个几十块钱,90年代初也才三百多块钱。”曾与龚爱爱共事的农商行职工回忆,虽然挣的比挖煤的少,但那时比起矿工而言,社会地位要略高一些。

“我们那时候是500元左右了,收入比其他行业可能高,但找对象的话,还是得找农村的,信贷员看不上我们。”50岁的高增尚1987年从部队复员后,1988年4月进入大砭窑煤矿挖煤,同时户口也转为城市户口。

高增尚没想到,26年后,当初那种身份上的差距,又变成了财富上巨大的差距,龚爱爱作为神木四大富婆之一,坐拥京城41套房产、一辆宾利轿车、一辆奥迪轿车……而2009年,他在因维权坐牢三年出狱后,在获得大砭窑煤矿给予的150万元“困难生活补助”后,失去工作,维权再无进展。

决定这一巨大差距的时间点是2004年,这一年,龚爱爱成为神木农商行兴城支行行长。

被逼迫的改制

龚爱爱家族的财富故事,避不开大砭窑煤矿。

拥有88年开采历史的大砭窑煤矿,位于神木县城8公里外的西沟大砭窑村,1933年由该村郭家和杨家开办,1957年收归国有。井田面积为28.8平方公里。该矿在1997年,经当地企业改革领导小组发文,进行改制,改制后全体职工平均持股,但保留国资占股1/3。1998年,该矿更名为神木县大砭窑气化煤有限公司。

而2004年,在上面未有文件的情况下,大砭窑煤矿领导层提出收购矿工股份,一度发文要求职工“不管同意不同意,身份必须置换”,前来交出股份,放弃股东身份。时任销售部经理高增尚告诉记者:“2003年年底,煤矿行情好起来,但当年大砭窑矿也不过收支持平,2004年才开始盈利。”

正是在2004年,龚爱爱被任命为神木农商行兴城支行行长。一年后,龚子胜的名字忽然出现在当地大砭窑煤矿改制的出资名单上,1500万元,排在郭永昌(3000万元)、郭光胜(2000万元)、杨卖昌(1900万元)之后,成为第四大自然人股东(第五大股东高兰出资1200万元)。

“龚子胜是她三哥,2000年左右成为解家堡乡里的信用社分理处信贷员。”知情人称,龚子胜彼时财富值应与普通人无异。

高增尚回忆,2004年9月12日的所谓全体股东大会,事实上只到了一半人,对于领导层提出的改制方案,签字同意人员不足1/3。

但随后矿上发放由包头第二机械厂提供的抵顶货款的西服时,要求职工必须签字同意改制,否则不给西服。这之后签字增多,但2004年11月3日最终确定改制时,签字总数并未达到公司章程规定的90%。但公司领导层仍决定按照方案收购职工股份。

高增尚提供的2004年10月该矿会议纪要显示,当时确定不允许非职工的“外人”参股,但当年11月的交款单显示,有一个名为“耿诚”的人,先后向该矿打款800万元和550万元。

但在后来的工商执照变更中,这个“耿诚”并未出现,却多了一个龚子胜。

神秘花名册

2005年5月23日,大砭窑煤矿工商注册变更:神木县大砭窑气化煤有限责任公司,原持股的256名职工所占股份被变更,新股东除原领导层的郭永昌外,龚子胜等均为外来人员。

“神木就这么大,大家相互打听就知道,龚子胜他们几个哪来的钱?”高增尚认为此前通过竞标购股方案时,即不符合公司章程,而新增的股东身份更是蹊跷,这一切将会对众多职工不利。

在高增尚等人向神木县工商局举报此次工商变更所用签字为伪造后,工商局随即展开调查。“把矿上的领导叫来,他们也承认签名有问题,太明显了,也不需要申请鉴定。”

2006年1月19日,神木县工商局做出行政处罚决定书(神工商处字(2006)第01号)《对神木县大砭窑气化煤有限公司提供虚假材料骗取登记一案的处罚决定》,该处罚书认定该公司第十次股东会议选举董事、监事的材料及决议章程修正案(2004年12月26日)均存在虚假签字、捺印情况,责令改正违法行为,处5万元罚款。

蹊跷的是,记者获得另一份工商处罚书中却注明,上述处罚被榆林市工商局撤销,并再次做出决定:撤销当事人的变更登记(注册号为6127222310044),并指令三日内将营业执照正副本交回神木工商局,此外,还是之前提到的罚款5万元。

神木工商局做出处罚,被市级工商部门撤销,再次做出处罚,这两份处罚决定,后者似乎更为严谨,但高增尚表示,这份处罚也并未生效。

其后,职工开始以多种形式维权,相关诉讼亦展开。由于进入诉讼,大砭窑煤矿的相关账目及文件被职工申请查封,工人选出代表专职照看被查封文件。

2006年7月15日,高增尚等人在与公安局经侦队艾继军、杨勇军一同搬动这些文件时,一个箱子中掉出一叠A4纸,高增尚拾起后发现,其中一张上面列着15个包括时任县委书记郭宝成在内的县主要领导及部分公安干警的名字,每个名字后注有1~17不等的数字,另一张依然是15人名字,但数字却有所变化。纸张上还有“换外汇”、“郭永昌借支”、“计算总额”等字样。

高增尚随即将其中三页藏起,并传真给当时在西安的刘忠彪。但三天后,高增尚等人随即被公安带往内蒙古鄂尔多斯东胜达拉特旗等地看守所。

“刚开始法院和公安的人要我们把东西交出来,说是一个日记本,后来在我家搜出了那三张纸,就没再问我们。”高增尚和刘忠彪此后以扰乱社会秩序为由被判入狱3年,另外3名工友两人被判2年、一人被判一年半。

标签: 煤矿   户口

头条文章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